天津宝坻区德国留学学校千年泰州府为什么越来越年轻了

来源:【中国临海新闻网】

图为台州府城文化旅游5A级景区。

杨 辉摄

7月16日,文化和旅游部公布了新一批12家5A级景区,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赫然在列。

评选结果在夏季出炉,世界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只为一睹古城美景。

在文旅融合的当下,景区与地方往往能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在文化、经济、民生等方面相互影响,互利共生。

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植根于沿海地区的悠久历史,与当地文化紧密相连。

而在升格成“5A”的过程中,它悄然改变当地文化生态,改善老百姓的居住空间,也走出一条独具特色的共富之路。

近日,台州日报记者走进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通过深度采访解剖“麻雀”,希望能给读者一些思考。

在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

一个穿着汉服拿着团扇的姑娘跑进紫阳剧场看脱口秀。

一对中年夫妇,戴着墨镜,端着咖啡,正在一条老街的屋檐下闲逛。

一栋老建筑,推开木门,有个洞天,里面是时尚精致的民宿。

晚上,沿街的居民已经吃完饭,搬出木椅,坐在门口纳凉。

不远处传来歌声,兴善门的老城墙,街头歌手开始当晚的表演。

傅城很古老,有1600多年的历史;这座城市很年轻,走在街上的多是充满活力的面孔。

以简约、现代、传统、时尚在府城不断“对比”。

追溯这种戏剧化“冲突”的源头,正是从6年前府城创“5A”开始的。

可以说,《冲突》更新了这座古城固有的文化生态。

千年繁华古城。

登上临海市北部的大沽山,俯瞰整个台州市区。

古城的西、南两面毗邻灵江,江水碧波荡漾,往北是壁立千仞的大山,东边是秀丽的东湖。

绵延5000多米的台州城墙像一双大臂,环抱着古城。

这种“负山川”的城市格局,早在唐代就已形成。

唐武德年间,朝廷置台州,临海为州治,府城墙逐渐形成规模。

在城市里,有15个广场,5条小巷,11个城市。宋代一位诗人的楼钥有诗说:“年少时在赤城,河水绕城千城。

”由此可以想见,当年盛景。

自古以来,许多名人都在台州府城留下了美丽的故事。

朱熹来这里讲过学,张伯端在这里传过道。

戚继光领兵击退了敌人。

王士性从故土出发,饱览华夏大山大河。

朱自清穿着长衫,踩在青石上,留下匆匆的背影。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千年台州府,文化人辈出。

”说的就是,居住在府城里的人们,向往文化,亦重视文化。

这种文化底蕴,带着传统的温柔、礼让、节俭,讲究文化、教育、知识,可能还有点骄傲、谨慎。

城内紫阳街、西门街、方巷街保留了清朝、以来的建筑。

石板路两边,既是商铺,又是民居,孩子的喧哗、沿途的叫卖——这是我们熟悉的市井。

近40年来,随着城市的东扩,居民逐渐搬出老房子,搬进新楼房,留下的基本都是中老年人。

曾经的府城,慢慢变得空心化。

这种情况并非临海独有,全国各地的古城都曾面临过。

台州府城讲复兴,首先要复兴文化。

年轻人,让古城充满活力。

2016年,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启动5A级景区创建工作。

当地文旅部门的思路很明确:古城要新,就是要吸引年轻人。

如何吸引年轻人?不能靠街头的蹄子和臭豆腐,而要引入年轻的文化业态,让他们在古城里自由生长。

赤城路与天宁路交叉口,搬运工俱乐部旧址改造成紫阳剧院。

7月29日、30日,戏剧导演、装置艺术家李凝带着他的作品《末趾》,在剧场里上演。

七个演员,伴随着机械的声音,扭动着四肢。

来自台州本地以及长三角城市的百余名观众,观看了这部颇具实验性的戏剧。

资阳剧院的负责人孙荣波是上海人。早年留学法国,现为国内知名戏剧制作人。

谈及剧场运营,他说,把《末趾》作为疫情之后复苏的第一场戏,表达了一种态度:希望把国内最好的、最先锋的戏剧,展现给市民和观众。

“一个好的剧院一定是多元化的,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商业剧、儿童剧、音乐剧,还有前卫的现代艺术剧。

”孙荣波说,“我们不会去迎合观众,对剧的质量,要维系一种高标准。

位于紫阳街的江南赞文创店,最受欢迎的商品是结合府城文化开发的文创,如戚继光的“德胜茶”、“德胜酒”、紫阳的冰箱系列等,受到游客追捧。

店长万伟情说,许多人进门会主动问,有没有当地的伴手礼,可带回去留作纪念。

自从5A成立以来,这家商店的营业额增长了50%。

赤城路老街口的李玉峰BB,是前者书店和后者BB的结合体

书店藏有2万册5000种品类的图书。

老板谢晋是前媒体人,骨子里有人文情怀。

他请专人来选书,店内所放置的,为普通读者喜爱,也经得起专业人士的苛刻目光。

新华书店集团一位高管参观时,认为余丰利书店的选书是全省的典范。

山西青年王伟创办的“五月作坊”,天台少女谢然玉创办的再旺书店,百年李咏木秤、临海张家剪纸、方以仁中药店,都成为府城的文化地标。

游人穿梭其间,既能品味府城古朴韵味的细细流淌,也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活力风潮。

开放让古城永远年轻。

临海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党组、局长王荣杰,自2019年接手5A级景区创建工作以来,一直在涪城各个角落奔走。

回忆起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他说有三个场景让他感动。

第一个镜头,一天晚上,他走进了府城的瓮城。他回头一看,只见门额上有四个铭文,“好东西都是咸的”,头顶上有一轮明月。

他忽然想到《春江花月夜》里的一句诗,“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古人路过瓮城,看着天上的明月是什么感受?他感觉到古代和现代情感的重叠。

第二个镜头,一个下雨天,在西门大街的路口,他看着长长的古街。牌楼下人潮涌动,游客们打着深色雨伞。

每一把伞下,都是一段人生,他们有着各自的喜怒哀乐,但在这一刻,台州府城给了他们心灵的栖所。

第三个镜头,2021年,柴谷唐斯越野跑,选手们经过100多公里的越野跑,即将到达终点杏山门。

放在6年前,当地老百姓双手插胸前,一旁观望:“跑那么远的路,一身臭汗的,搞什么名堂?”而这一次,终点附近人山人海,老百姓举家出动,拿着脸盆木棍“敲锣打鼓”,为运动员加油。

谈及5A的创建,给这座千年古城带来了什么,王荣杰坦言,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古城居民的性格。

文化会相互感染,当那些新鲜的、有活力的文化流进来,人们变得愈发开放、包容,审美也更加多元。

几千年的历史文化是台州府城的根。

根系之上,开枝散叶,颜色是五彩斑斓的。

随着5A级景区的创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到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他们中的一些人愿意留下来,为当地的文化增添一块新砖。

也正因为有他们的存在,古城永远年轻。

“我们负责布置舞台,有人愿意上来唱歌。

在大家心目中,台州府城就是一个江南理想地,一幅人间烟火的盛世画卷。

”王荣杰说道。

(原载于8月12日《台州日报》第1版作者:吴世元)

本文来自【中国临海新闻网】,仅代表作者观点。

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