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英国留学第一个月我就崩溃了

英国大学即将再次举行罢工。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40所大学已投票决定从6月至10月举行进一步罢工。

 

这其中也包括我们学校。

说到罢工,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今年1月,我顶着每天新增病例10万+的压力,来到英国上学。 结果隔离后还没开几堂课就遭遇罢工了。

是的,在过去的一年里,英国大学的教师时不时地举行罢工,争取增加收入、养老金和其他权利。

我花了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冒着疫情的风险来到了英国。 结果,我经常找不到老师。 我有一种想去消协投诉的冲动。

另一件对我影响很大的事情是我第一次见到全班同学。 我环顾四周,发现偌大的礼堂里坐着的90%都是中国人。

总之,在英国留学的第一个月,我就放松了警惕。

1. 就像请假一样

如果你问我在班上90%的学生都说中文的英国大学学习是什么感觉,那么我只能告诉你:太有趣了。

你可以期待老师用一种可笑的发音来念你的名字。 拼音对他们来说太深奥了。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发音是否正确,你也不知道他们发音的人是不是你。

老师对腾讯、阿里巴巴比你一个中国人还熟悉,而且他提到“中国”的次数几乎和拜登、特朗普一样多。

小组讨论时,只需看一眼,学生就会自动启动中文讨论模式。

对了,刚开学时,学校还有专门为中国留学生解答问题的微信顾问。 是的,这个职位叫“微信顾问”。

到处都能听到中文,有时我感到有点困惑。 总感觉我们组了一个团,花钱跟外教上课。

在校园外,只要你愿意花钱,就可以购买一系列中文服务,从租房到外卖,从接机到出行,总能让你感受到家的温暖和祖国的力量。

我加入的租车公司过年期间连年夜饭都卖完了,机场接机客服整天在朋友圈更新旅行团信息。 也可以去华人开的商店接种疫苗。 当然,还有作业写作。 他们随时可以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进出各种留学生微信群。 他们报价高,但从来不缺顾客。

能说一口漂亮的中文,享受在异国他乡的便利,真是太好了,但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一定的困境。 看来我可以一直待在自己的舒适圈里直到回国,而所谓的留学带来的成长真的很难获得,除非我主动走出圈子。 而且,一旦适应了这样的舒适,就变得很难走出圈子,尤其是在疫情时代,人与人之间总是隔着一层口罩。

所以,我,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英国学生,尽管我去了一所排名靠前的学校,尽管我克服了各种压力,出国了,但当我到达时,我感到了巨大的落差:我真的来到了出国留学。 的? 这……是不是有点水了?

2. 蔑视链的底部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家庭有能力出国留学,留学生和海归也越来越普遍。 然而,随着留学风潮越来越盛行,留学圈内也建立了一条心照不宣的鄙视链。

不幸的是,我处于鄙视链的最底层:一年的英语硕士学位。

英国的研究生课程大多采用讲座制。 前两个学期需要上课获得学分,最后一个学期需要写毕业论文。 一年后即可毕业。 因此,在很多人看来,英国硕士学位虽然获得了研究生和留学生的双重红利,但它既不像那些要读两三年的研究生那么“严肃”,也不像那些研究生那样“严肃”。和那些海外、美国的硕士学位一样“严肃”。 投入上百万的高额成本。 感觉里面含金量不够,也没有含足“金”。

如果你去英国读研究生,只要学校不是牛津剑桥,你的亲戚很可能会问你这个问题:

我可以通过申请进入你们学校吗?

短短一年你能学到什么?

你去那里是因为考不上研究生吗?

……

以前我会讲道理。 例如,好的学校看重本科院校、成绩和实习经历。 比如课程其实很紧凑,学业压力也很大。 比如这两年竞争越来越激烈。 在中国,能保考研的分数也可能被刷……

但当我终于坐在礼堂,看到身边的中国同学时,我的心态真的崩溃了。

但除了破防之外,这些东西我都要研究。 我得一步步弄清楚英硕如何才能给人“水说”的印象。

至少,我们要先深挖英国高度商业化的教育行业。

3. 经营一所大学比经营足球豪门更赚钱

自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政府对英国大学的资助一直在削减。 20世纪80年代之前,英国大学可以根据聘用的学者数量获得相应的科研经费。 然而,撒切尔夫人上台后,为了缓解当时巨大的财政压力,政府决定将这些支出削减一半以上。

经费大幅减少,但已经运行了数百年的大学却停不下来。 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想办法自己赚钱。

走上商业化道路的英国大学就像回到皇宫后的欢欢一样。 以前,她或许也有过一些真情,但现在,她只想着“做生意,做生意,做生意”。

作为“万恶之源”的英国政府只能默许甚至鼓励大学的赚钱活动。

首先是学费飞涨。 对于英国学生,政府将学费限额从每年 3,000 英镑提高到 9,000 英镑。 这个价格仍然是“特殊情况”下的上限。 很多学校的学费都超过这个价格,比如我们学校。

我们学校对国内学生一般收费在1万英镑以上,但对海外学生就更狠了,收费是本地学生的2.5倍甚至更多。 医学、商科等热门专业,一年学费在30万元人民币(约3.5万英镑)以上。

不仅如此,国际学生涨价也已正式获批。 英国国际学生事务委员会的网站上写着:由于通货膨胀,海外学生的学费可能每年都会上涨。 具体涨幅根据学校而定。 请同学们做好心理准备。

我校官网上也有类似的声明:我校保留对学费上涨的一切解释权。 每年可能会增加3%至5%。 然而,增加的主要是针对海外学生。 其他同学请放心。

住宿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英国大学将为学生提供宿舍,要么自营,要么与校外公司合作。 与社会住房相比,这些学生公寓有两个特点:较小且较昂贵。 但对于刚到英国的国际学生来说,学生公寓往往是不熟悉居住地的他们的首选。

此外,奖学金和助学金的分配也在减少。 政府从向学生提供助学金转向提供更多的学生贷款,从而将经济压力转移到学生自己身上。

奖学金申请也有很多限制,尤其是授课式硕士课程。 当我申请的时候,看着高昂的学费,我流下了眼泪。 我带着一点希望点击了奖学金项目页面,然后发现没有我可以申请的人。

对于博士,英国大学也遵循“有钱就来”的态度。 如果你能自己付钱,你就可以自己做。 如果不行就去CSC(中国留学理事会)。 简而言之,不要指望从学校那里得到一点羊毛。

英国大学靠着高昂的学费和住宿费赚得盆满钵满。 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HESA)的数据显示,仅2019-2020学年英国大学的总收入就达到424亿英镑。

通过对比,你可能会对这个数据有更直观的概念。 2018年至2019年,曼联的收入为6.27亿英镑,而同样位于曼彻斯特的曼彻斯特大学今年的收入也超过10亿英镑。

4. 你们是针对中国人吗?

当教育高度商业化时,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

在英国大学眼中,学生不再是学生,而是成为了消费者。 他们提供教育资源的目的已经从教书育人转变为尽可能多地吸引顾客并尽力留住顾客。

至于一年制授课型硕士项目,就像英国大学为中国学生打造的氪金服务。

不过,我想在这里破解一个洗脑伎俩,“中国留学生很多≠只有中国人可以读英文硕士”。 从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的数据来看,英国人本身就是授课式硕士学位的主力军。

以2020年招生情况为例,今年招收的授课式硕士学位学生中有385,350人是英国本地人,是所有其他海外学生总数的1.5倍。 而且,在疫情开始爆发的2020年,英国去读研究生的人数比前一年突然增加了6万人。 我不知道他们的失业率是否太高,或者他们在家工作太忙。

有趣的是,大多数英国人并不关心自己是全日制学习还是非全日制学习。 他们经常选择多花一年时间攻读非全日制硕士学位。 这样一来,他们所承受的经济压力就小了很多。 。

然而,海外学生几乎不会考虑兼职教学。 从2020年的数据来看,在英国攻读非完整硕士学位的学生中,91%是英国人。

事实上,英国大学想要夺取所有人的钱,但由于他们能从自己人那里拿到的钱有限,所以他们把目光转向了海外。 中国大学生对研究生学历的要求很高。 由于语言和地域的限制,他们了解英国高等教育真实情况的渠道有限,存在信息断层。 因此,他们就成了他们眼中最容易被“忽悠”的一群人。

2010年至2020年,赴英留学中国学生新增近10万人。 仅从2019年到2020年,这个数字就增加了4万。 从数据来看,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来攻读研究生的。 的。

为了迎合需求,英国大学开设的研究生课程越来越多,名字也越来越耀眼。 然而,大多数中国学生在申请时只能依靠学校的QS排名或机构的说法来判断学校和项目的质量。

你是不是不小心选择了一个全是中文的项目? 当我来到这里时,我发现一个硕士学位项目可以接收70人或80人? 抱歉,这是个人选择、个人责任和个人认可。

把学生当作消费者之后,教育质量的下降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为了留住和吸引尽可能多的学生,大学往往会降低考核标准,提高考试通过率,以确保支付高额学费的学生能够“有所收获”。

英国大学学位整体上可分为两种:荣誉学位/荣誉学士学位)和普通学位(普通学位/无荣誉学士学位)。 荣誉学位从高到低细分为一等学位、二等一等学位、二等二等学位和三等学位。

据《卫报》报道,从2010年到2019年的十年间,获得英国一流学位的学生毕业比例从16%上升到30%。

英国高等教育监管机构(OFS)首席执行官尼古拉·丹德里奇(Nicola Dandridge)表示,73%的英国大学发现一流学位毕业生的数量“无法解释”增加,这种“无法解释的成绩膨胀可能会削弱公众信心”在高等教育中。

英国大学信誉度的下降从网友的反应中可见一斑。 Reddit论坛上有很多关于英国大学行为不严的评论。 一位匿名网友开玩笑说,在英国读研究生,没有哪个学生会挂科。 如果是这样,那将是整整一年的震惊。

5.老师:我要罢工

可以说,英国大学已经把高等教育变成了一种奢侈品,但通过扩大招生、释放资源等一系列操作,这种奢侈品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值钱。

用社会学家布迪厄的概念来说,文化资本和经济资本是可以相互转化的。 学习知识、获得文凭、根据文凭找到工作,进而获得相应的经济回报,是文化资本转化为经济资本最常见的过程。

但一旦教育成为一种奢侈,就意味着一个人首先必须拥有雄厚的经济基础,才有机会获得文化资本。 单纯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路被堵死了。 与此同时,教育商业化带来的学历贬值也使得人们的教育投资更难获得同等的经济回报。

另一方面,英国大学似乎将学生视为只有创收才能收割韭菜的消费者。 有时,这些学校既没有为学生提供与高额学费相称的优质服务,也没有给予学生作为消费者应有的权利和投诉渠道。

以每年数次发生的英国大学联合罢工为例。 我才上课一个多学期,就经历过两次罢课,其中一次持续了近三周。 在这三周内,老师不会从事任何与教学相关的活动:不上课、不回复电子邮件、不批改作业。

如果不是每一位老师都给我发邮件,我就不会知道他们也被资本主义剥削得这么惨。 自2008年以来,虽然学费上涨了两三倍,但他们的工资却下降了20%。 还有不少教职员工与学校签订了短期或临时合同,甚至入不敷出。

你赚的钱都去哪儿了? 老师们也不知道。

我对此表示同情。 但老师们至少可以罢工抗议,但学生们所遭受的损失却是无法挽回的。 我和同学粗略算了一下,三周不上课,大概就浪费了三万元。 我曾经天真地问老师们,既然罢工了,可不可以考虑退一些学费给我们。 我得到的答案是:亲爱的,这是不可能的。

现在,短期内不但没有经济回报,我们还会白白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学生的权益在校内的利益斗争中被牺牲,而我们却连捍卫自己权利的武器都没有。

在豆瓣“2020年代艰难留学群”中,不少在英留学生表达了对罢课的愤怒和无奈。 网友“人类不适合飞行”表示,她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通过自己打工赚来的。 接二连三的罢课让她后悔选择去英国留学,但学校的学生代表“只会签署一封公开信,表达对老师的支持”。 没有做任何实际的事情。”

“我的权利呢?” 群友的回复“人类不适合飞行”也是我和其他英硕人的心声。

但即使知道有坑,每年还是有很多人纷纷跳进去。

因为它可以让人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硕士学位和海归身份。 这意味着投递简历时被刷的可能性较小,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落户也更方便。 对于中国相对富裕的中产阶级来说,这似乎还是一笔划算的交易。